旭杰科技:超七成营收来自江苏 第一大供应商系实控人“老东家”

2020-08-12 16:17:02

(原标题:财报解读|旭杰科技:超七成营收来自江苏第一大供应商系实控人“老东家”)

(图片来源:旭杰科技官网)

一级市场财报解读,存眷刊行进程

2019年,海内新开工装配式修建4.2亿m?,较2018年增长45%,占新建修建面积的比例约13.4%。2020年春节期间,火神山医院的奇迹让网友们狂呼“基建狂魔”,而奇迹的背后,离不开修建工人们的一线奋战,也离不开装配式修建行业的技能。所处行业正以创新驱动和转型升级姿态发展,苏州旭杰修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杰科技”)未来将面临怎样的机遇与挑战?

2020年7月2日,证监会批准了旭杰科技向不特定及格投资者公然刊行股票的申请。而其打击精选层的背后,旭杰科技或面临诸多问题。比年来其业绩体现“亮眼”,却难掩其赊销高企、毛利率低于偕行的“窘状”。别的,其还面临着贩卖区域集中的风险,且此番上市,旭杰科技总募资1亿元,其中主要用于“补血”。与此同时,其第一供应商为实控人“老东家”,旭杰科技外购的ACL质料均来自该供应商,双方关系或“不一般”。

一、实控人丁氏父子合计控股55.02%,超三成股份遭质押

此番上市,旭杰科技互助的保荐机构为东吴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审计机构为容诚管帐师事件所,状师事件所为北京大成状师事件所。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20年6月30日,旭杰科技控股股东和现实控制人为丁强、丁杰。其中丁杰直接持有旭杰科技27.85%的股权,丁强直接持有旭杰科技27.17%的股权,两人合计持有旭杰科技55.02%的股权。

据招股书,旭杰科技的控股股东和现实控制人丁强、丁杰为父子关系,且在2020年4月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丁杰持有建邦股份的20.26%股权为质押状态。

招股书显示2017年3月,苏州市农业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业担保”)为旭杰科技非公然刊行的双创债提供了授信额度为1,560万元的包管担保。根据担保协议约定,2017年3月,丁杰与农业担保签署了“苏农担反质字(2017)第00013号”《反担保质押协议》,将其持有的旭杰科技的600万股股份质押给农业担保,该部门股份占本次刊行前总股本的比例为20.26%,占丁强丁杰两人控制旭杰科技股份总额的36.82%。

且旭杰科技称,陈诉期内公司现金流和信用状态良好,并拟通过本次公然刊行召募资金归还到期双创债债务,但仍存在因无法归还到期债务导致现实控制人出质股份的全部权产生变更,进而对其稳定运营带来倒霉影响的风险。

除现实控制人和控股股东外,旭杰科技前十大股东分别为平潭鸿岭投资合资企业、何群、张爱平、张弛、苏州市利中投资有限公司、苏州赛普发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陈洪、王琳。

观其董监高情况,旭杰科技董事会共有7名成员,其中独立董事2名;监事会共有3名成员;高级管理职员共有5名成员。

丁杰,硕士学位,高级工程师、注册制作师,现任旭杰科技董事长、总司理;曾在南京旭建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旭建”)历任技能员、科长、贩卖部副部长、苏州服务处司理等。

丁强,大专学历,现任旭杰科技董事;曾在姜堰市州里企业管理局历任秘书、技能中心主任、科长;曾在姜堰市经济发展局任科长。

何群,大专学历,高级工程师,现任旭杰科技董事、副总司理;曾任中国十九冶三公司干部;江苏省建发监理公司监理;南京旭建工程部工程师等。

二、超七成营收来自江苏,贩卖区域集中

据招股书,旭杰科技建立于2006年3月23日,主业务务为修建装配化的研发与设计咨询、相干预制部品的生产与贩卖、施工安装以及工程总承包;目前服务和产物主要由五个业务模块组成,分别是研发与设计咨询服务、预制混凝土(PC)部品生产、装配式修建施工、工程总承包以及预制墙板(ALC)商业。

陈诉期内,按产物或服务分类来看,旭杰科技主业务务收入的最主要来源由修建合同服务变化到产物贩卖。

2017-2019年,旭杰科技修建合同服务合计收入分别为9,276.37万元、5,376.21万元、7,953.52万元,占同期主业务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6.05%、37.59%、28.17%;同期,其产物贩卖合计收入分别为2,921.97万元、6,648.12万元、16,670.89万元,占同期主业务务收入比例分别为23.95%、46.48%、59.04%。

从贩卖区域来看,旭杰科技的贩卖区域主要集中在江苏省,2019年贩卖占比凌驾七成。

2017-2019年,旭杰科技在江苏省内的贩卖收入分别为3,734.47万元、7,021.47万元和21,064.27万元,占同期主业务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0.61%、49.09%和74.6%。其次系上海市,同期,旭杰科技在上海市的贩卖收入分别为384.75万元、-1.18万元、3,928.32万元,占同期主业务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15%、-0.01%、13.91%。

2017-2018年,旭杰科技境外贩卖收入分别为4,442.97万元、3,863.79万元、3,183.78万元,占同期主业务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6.42%、27.01%、11.28%。

对此,旭杰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其将主要的资源优先设置于苏州及周边区域,如果苏州及周边区域的市场需求降落或其在苏州及周边区域市场的占据率降落,将对其谋划产生倒霉影响。

从贩卖模式来看,旭杰科技主要以直销为主,2017-2019年,旭杰科技的直销收入分别为9,966.14万元、10,521.11万元、25,051.9万元,占同期主业务务收入比例分别为81.7%、73.55%、88.72%。

三、下游修建业呈周期性颠簸,毛利率低于偕行均值

据招股书,旭杰科技所处行业为装配式修建行业,包括装配式设计服务提供商、预制构件生产商和装配式修建承包商,上游为生产构件所需的供应混凝土、钢材等原质料供应商,及提供构件生产装备、运输和制作的装备供应商。

陈诉期内,旭杰科技主业务务成本主要包括直接质料、直接人工、制造用度,而直接质料成本主要以PC制品和ALC板材为主。

2017-2019年,旭杰科技直接质料的整天职别为5,579.68万元、7,067.7万元、13,531.65万元,占同期主业务务成本的比例分别为54.87%、66.86%、66.39%,占比力高。

别的,旭杰科技的下游行业是修建业,主要包括大型商业综合体、厂房与仓储、大众修建、办公楼、旅店及住宅等各种修建。

而招股书显示,修建业具有较强的周期性,行业景心胸与宏观经济运行状态精密相干,下游行业的市场颠簸会传导至装配式修建行业,影响旭杰科技产物和业务的需讨情况。比年来随着相干产业政策的颁布,加速了推进装配式修建的发展和应用,然而若未来下游行业景心胸降落或产业政策产生倒霉变化,将对旭杰科技业务发展和谋划业绩产生倒霉影响。

需要指出的是,比年来,旭杰科技的毛利率低于偕行业平均水平。

2017-2019年,旭杰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6.63%、26.1%、27.82%。同期,旭杰科技可比公司远大住工、恒通科技、华阳国际、天晟股份综合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29.17%、30.41%、30.12%,均高于旭杰科技综合毛利率。

四、曾一度处于“失血”状态,赊销高企

比年来,旭杰科技的业绩体现“靓丽”,净利润暴增。

据招股书,2017-2019年,旭杰科技的业务收入分别为12,198.34万元、14,402.07万元、28,400.83万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18.07%、97.2%。

同期,旭杰科技净利润分别为74.87万元、218.25万元、1,534.26万元,2018-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为191.48%和603%。

而其业绩增长的背后,旭杰科技却存在赊销高企的问题。

2017-2019年,旭杰科技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9,051.63万元、10,379.57万元、15,080.39万元,占同期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4.2%、72.07%、53.1%。

值得一提的是,旭杰科技曾一度处于“失血”状态。

2017-2019年,旭杰科技谋划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410.82万元、544.03万元、679.3万元。

2017-2019年,旭杰科技研发投入分别为355.27万元、373.83万元、1,281.46万元,占当期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91%、2.6%、4.51%。同期,可比公司远大住工、恒通科技、华阳国际、天晟股份研发投入占业务收入比例的均值分别为3.19%、3.38%、3.8%。

其2019年研发用度增长较多,旭杰科技称,主要由于PC构件业务增长较快,联合客户需求,苏州杰通、常州杰通增长了对PC构件相干技能的研发投入。

五、第一大供应商系实控人“老东家”,ACL质料采购占比100%

据招股书,旭杰科技主要客户包括中衡设计、启示设计等设计单元,中建三局、中建八局、中亿丰、上海建工、成都建工等总包单元。

2017-2019年,旭杰科技对前五大客户贩卖收入分别为8,052.67万元、8,854.6万元和11,774.92万元,占当期主业务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6.01%、61.48%和41.46%。

据招股书,陈诉期内旭杰科技积极结构修建装配化要害业务环节,完善修建装配化全历程服务能力,前五大客户的集中度逐年降落。且旭杰科技也表示,未来如果公司不能维持承揽、承做各种项目的资源和能力,或者主要客户谋划情况产生重大倒霉变化,将对其谋划产生倒霉影响。

供应商方面,2017-2019年,旭杰科技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7,795.16万元、6,890.52万元、8,969.93万元,采购占比分别为85.17%、64.76%、43.99%。

其中,旭杰科技存在对外直接采购产物情形,主要包括ALC墙体产物(用于施工及国际商业)、PC构件的采购(用于弥补产能缺口)。

2018-2019年,旭杰科技外购PC构件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46.29万元、2,775.9万元。

别的,陈诉期内,旭杰科技ALC质料的主要供应商为南京旭建。2017-2019年,南京旭建为旭杰科技的第一大供应商,旭杰科技向南京旭建的采购金额分别为4,422.06万元、3,956.07万元和3,685.63万元,占旭杰科技ALC质料总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为96.12%、89.48%和100%。

且旭杰科技称,旭杰科技ALC质料采购渠道较为单一,若南京旭建谋划情况或双方互助情况产生重大倒霉变化,无法实时供应所需的质料,将对旭杰科技谋划产生倒霉影响。

而现实上,旭杰科技的实控人与南京旭建颇有“渊源”。

据招股书,旭杰科技实控人丁杰持有南京旭建0.04%的股权,系二级市场买入。且丁杰曾于1997年7月至2006年3月在南京旭建任职;旭杰科技董事、副总司理何群曾于2000年12月至2006年3月在南京旭建任职。丁杰、何群在旭杰科技任职时间已近十五年,在南京旭建任职期间未担任其董监高职务。

六、账上“趴”着超4000万元,总募资1亿元主投“补血”

此番上市,旭杰科技拟召募资金10,000万元,计划分别用于“营销服务网络建设项目”、“归还到期债务”、“增补流动资金”。

其中,“增补流动资金”拟使用召募资金6,500万元,将主要用于供应商采购款项的结算以及装配式修建技能的储备开发。

在其募资“补血”的背后,旭杰科技账上还“趴着”超4,000万元。

2017-2019年,旭杰科技的资产欠债率分别为47.45%、54.8%、56.91%。

2017-2019年,旭杰科技的钱币资金分别为1,654.82万元、3,665.81万元、4,477.24万元,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分别为1,436.58万元、3,446.94万元、4,146.57万元。

2017-2019年,旭杰科技无长期乞贷;短期乞贷分别为840万元、2,600万元、3,530.58万元;同期,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欠债分别为为0元、0元、1,775.2万元。


潍坊东方银屑病医院 http://www.soujibing.com/show.php?id=995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龙岩新媒体是领先的新闻资讯平台,汇集美食文化、生活百科、热点新闻、综艺娱乐、体育健康、房产家居、等多方面权威信息

版权信息

龙岩新媒体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